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劉紹棠與通州

nba体球网 www.024374.live 來源:北京晚報

時間:2019-12-31

  11月15日,我去通州圖書館和幾位老師一起做了一個文化活動。主辦方擬定的題目是“大運河畔·凝望和參悟”,就“題”論題,題目中的“凝望”,我的理解就是一種回味?;匚鍛ㄖ蕕氖焙?,我腦海里蹦出來的不是傳說中的那個“南通州,北通州,南北通州通南北”,也不是號稱“通州三寶”的燒鯰魚、糖火燒和腐乳,而是潞河中學……

  我生在北京,小時候就喜歡和一群伙伴四處“野”,北至懷柔,南至房山,都留有我們自行車的轍痕;至于通州,二十多歲前我還真沒有去過,可這并不影響我知道通州有所潞河中學,因為那里走出來一位大作家——劉紹棠先生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就讀于柳蔭街上的北京市第十三中學,校址前身為濤貝勒府。由于學校里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圖書館,語文教學組里有幾位名聲響當當的老師,學生們都很喜歡文學。我的作文成績比較好,一位老師很欣賞我,某日她對我說:“你的文筆怎么有劉紹棠的那股勁兒?你也有類似的生活經歷嗎?”我哪里有他那樣的生活經歷,不過是有段時間瘋狂迷戀他的小說,被他寫的故事深深吸引,對他的文字如醉如癡,然后“依葫蘆畫瓢”罷了。

  那時候我對通州的感受,完全來自劉紹棠的小說。他的《蒲柳人家》我是在《當代》雜志上讀到的,盡管每天中午僅有一個多小時的休息時間,我也會去圖書館看《蒲柳人家》,先粗讀,然后再一遍遍細看。印象最深的是里面的一段景色描寫:“夏日的傍晚,運河上的風景像一幅瑰麗的油畫。殘陽如血,晚霞似火,給田野、村莊。樹林、河流、青紗帳鍍上了柔和的金色。荷鋤而歸的農民,打著鞭花的牧童,歸來返去的行人,奔走于途,匆匆趕路。村中炊煙裊裊,河上飄蕩著薄霧似的水氣。鳥入林,雞上窩,牛羊進圈,騾馬回棚,蟈蟈在豆叢下和南瓜花上叫起來。月上柳梢頭了?!奔偃縭蘭湔嫻撓小笆勞馓以礎?,那么無疑就是劉紹棠生活的地方了。

  寫作風格的形成以及對文學作品的看法,經常是打小兒落下的根,我受劉紹棠的影響很大,認為只有念出來順暢不拗口的文字,才能稱得上是好文字。據說劉紹棠深受評書、小曲兒等民間藝術的熏陶,落筆之時如流水一般。比如他的小說《瓜棚柳巷》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:“村外,河邊,一片瓜園。這片瓜園東西八篙寬,南北十篙長;柴門半掩,水柳籬墻。籬墻外,又沿著河邊的一溜老龍腰河柳,打起一道半人高的小堤??每煤恿燙儼?,扯著朵朵野花上樹;枝枝椏椏,上上下下,大大小小的鳥窩倒掛金鐘。小堤下,水漲船高,葉葉扁舟,從柳蔭下過來過去?!蔽葉戀氖焙?,覺得就像跳躍著的音符。

  劉紹棠濃烈的家鄉情結也使我觸動。有人說他是將“荷花淀派”的柔美與燕趙文化的陽剛結合起來的典范,一輩子只寫他所熟知的通州。而文章開頭說的通州“三寶”,就是劉紹棠親口講述的:1981年,語文老師告訴我一個好消息,說劉紹棠要來學校給師生們上課,這令我興奮不已。我清楚地記得那天的學校禮堂座無虛席,劉紹棠從早上九點一直講到中午,中間沒有間斷,好像也沒有喝水;說到有趣的故事時,他自己先笑起來,臺下的師生也跟著一起笑。他講了自己在潞河中學學習的經歷,還有與通州有關的各類故事傳說,其中有一句話最打動我:“同學們,有人說我是神童作家,其實天下哪里有‘神童’呢?無非就是運河的水澆灌了我,我身上有運河的脈絡……”那天,我隨身帶著一本藍色封面的《劉紹棠小說選》,準備在課后請他簽名,可惜最后也沒好意思上前。

  劉紹棠先生是1997年3月去世的,那年他才61歲。

  在去通州參加活動的途中,我自然而然想到了劉紹棠筆下的運河人家以及我學生時代的文學夢。我總覺得如果劉紹棠能夠看到如今的通州,一定會重新迸發激情與愛,繼續揮筆寫下觸動人心的好作品的。由于活動時間有限,我并沒有將這段故事講出來,也沒有詳細提及自己對通州的美好向往是因劉紹棠的作品而生的,謹補此文作為記錄吧。(安建達)

原文鏈接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12/28/content_12438702.htm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{ganrao}